随着人民币汇率破“7”且波动性增加-dc游戏机-太湖新闻网
点击关闭

离岸投资-随着人民币汇率破“7”且波动性增加-太湖新闻网

  • 时间:

杨洪武因心梗逝世

截至北京時間8月5日21時,境內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Y)徘徊在7.0360附近,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955個基點,境外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徘徊在7.0862附近,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1156個基點,盤中雙雙跌破「7」整數關口且觸及2015年匯改以來的最低點。

「然而,上周四與上周五美元指數連續下跌期間,人民幣匯率從6.92一路跌至6.95,讓投機沽空資本看到押注人民幣持續下跌的套利操作空間。」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

8月5日晚,央行行長易綱進一步指出,無論是從中國經濟的基本面看,還是從市場供求平衡看,當前的人民幣匯率都處於合適水平。「雖然近期受到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有所波動,但我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人民銀行完全有經驗、有能力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易綱說。

值得注意的是,在人民幣匯率破「7」后,央行相關人士表示,人民幣破「7」是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這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

「過去兩天我們因此增加了波動性套利策略,即藉助人民幣破7后的匯率波動性加大,獲取相應的無風險套利收益,以此緩解匯率風險對沖套保虧損壓力。」他指出。

「事實上,周一開盤境內外人民幣一下子跌破7整數關口,着實引發了外匯市場一陣騷動。」這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當時不少企業與金融機構的離岸遠期外匯掉期期權期貨止損執行價格(止損價格在7附近)頓時被悉數觸發,導致他們迅速拋售相關人民幣頭寸,令離岸人民幣匯率跌破7.10整數關口,拖累在岸人民幣匯率也差點跌破7.05。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上海報道

「我們認為這更像是人民幣匯率的價值回歸。」上述全球大型投資機構亞太區負責人向記者分析說,早在上周特朗普發推文後,他們的投資模型已顯示人民幣匯率均衡合理估值將破7。

「尤其是在央行相關人士發表言論后,境內外人民幣匯率跌幅得到明顯遏制,多空雙方都無力打破這種平衡格局。」他們告訴記者,其間個別投機沽空資本曾多次打算將離岸人民幣匯率再度壓低至7.10下方,但市場總有一股抄底力量確保離岸人民幣「守住」7.10整數關口,主要是一些企業與金融機構在7.10附近結匯「力挺」離岸匯率。

「目前,多數海外大型投資機構加倉人民幣資產的步伐,並沒有受到人民幣匯率破『7』的影響,畢竟在全球負利率債券超過14.4萬億美元的壓力下,人民幣債券的高信用評級與相對高收益,在他們看來依然是值得投資的優質資產。」他指出。

在BMO投資管理公司宏觀經濟分析Sal Guatieri看來,相比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增加,當前海外投資機構更關注的,還是當前中國經濟增長基本面能否持續好轉,以及相關部門是否出台新的刺激經濟增長措施「抵消」全球貿易局勢緊張帶來的負面衝擊。

在全球貿易局勢再度趨於緊張與美聯儲被動加息引發新興市場資本流入步伐放緩的雙重壓力下,人民幣匯率進入「7」時期。

多數情況下,海外投資機構會用香港離岸市場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一年期NDF減去離岸即期匯率的掉期點數,作為衡量人民幣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高低的主要依據。若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大幅增加,可能會影響海外投資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的步伐與投資興趣。

多空博弈微妙平衡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8月5日開盤時境內外人民幣雙雙跌破7整數關口,的確出乎市場意料。畢竟,受美聯儲被動降息影響,美元指數過去3個交易日從年內高點98.93跌至97.66,理應給人民幣匯率帶來一定的支撐。

記者多方了解到,除此之外,部分海外大型投資機構還增加了多策略的外匯期權套保策略,以對沖多場景下的人民幣匯率波動風險。

「至於多空之所以沒有大舉抄底,很可能是因為他們還沒看到央行採取實質性的干預措施,因此也選擇觀望。」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

「多空雙方博弈似乎進入了新的微妙平衡。」多位外匯交易員向記者指出,一方面投機沽空資本開始忌憚央行干預而不敢興風作浪,另一方面金融機構也在等待央行給予新的信號,再決定是否大舉抄底人民幣匯率。

加倉人民幣資產「未受影響」值得注意的是,在人民幣匯率破7后,多數海外大型投資機構似乎並未加入沽空人民幣陣營。

在業內人士看來,央行此番表態正折射出來的新匯率管理動向,即在當前外部環境出現變化的情況下,央行不會一味死守「7」整數關口,而是默許人民幣匯率在適度區間內出現更大幅度的波動彈性。

尤其是在上周美元指數創年內新高期間,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貶值幅度僅有0.53%,小於韓元、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新興市場貨幣,以及歐元、英鎊等儲備貨幣,因此他們認為人民幣在當前環境下存在不小的補跌壓力。

不過,在8月5日早盤境內外人民幣雙雙創下日內新低后,外匯市場反而趨於平靜——當天大部分交易日時段,在岸人民幣匯率基本在7.03-7.04之間窄幅波動,而離岸人民幣匯率則在7.06-7.085之間波動。

多位海外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投機沽空資本的另一個底氣,是他們發現在過去兩個交易日美元與人民幣同步下跌期間,中國央行並未採取逆周期因子與外匯干預措施「穩定」人民幣匯率,讓他們平添了「信心」。

但他坦言,近日美元與人民幣雙雙回調,的確給他們的人民幣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構成新的挑戰。以往他們主要是通過遠期外匯掉期交易鎖定持有人民幣債券股票資產的美元-人民幣匯兌成本,其定價主要根據美元與人民幣匯率的負相關性走勢「計算得出」,如今人民幣與美元若持續下跌,那麼上述遠期外匯掉期交易策略可能面臨套保虧損的窘境。

「此舉能否奏效,可能會影響這些海外大型投資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的步伐。」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隨着人民幣匯率破「7」且波動性增加,8月5日部分海外機構相應支付的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較上周額外增加了約100-110個基點,略低於當前中美利差(即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利差,約120個基點)。

今日关键词:陆士新院士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