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隆林贫困-说:发展产业是为贫困户“造血-龙游新闻网

  • 时间:

孙俪请求停止偷拍

今年春節后,10輛愛心專車從隆林出發,載着400多名貧困群眾,奔赴南寧、防城港、貴港等地務工。這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就業脫貧委員行動」的一份成果。

路網和電網,牽着山區奔小康村民搞養殖,山路崎嶇,不通車,牲畜幼崽放在竹簍里背着上山回家,養到200斤想要下山去賣,卻背不動了……這在隆林山區曾經屢見不鮮。

今年63歲的平班鎮管肖村管肖屯的貧困戶黃永福,手肘患病,不能用力,妻子又腿腳不便。但黃永福不等不靠,「別的幹不了,還可以搞養殖。去年養了5頭牲畜,賣了一萬二。今年又申請了5頭。」

「路一修好,鄉親們就主動發展適合自己的產業。」楊煩煩說,路通百業興,16戶人家現在全都脫貧,日子越來越紅火。

今年29歲的羅斌是這裏走出的第一位大學生,初中在隆林讀,高中在百色市讀,2010年考取桂林理工大學。

去年,隆林招聘中小學教師635名,填滿小學教師缺口,還一次性投入資金12億元興建7所中小學。去年全縣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9.62%,建檔立卡貧困戶沒有一個學生失學。

產業加就業,群眾增收有保障「隆林三成是石山,七成是土山,人均耕地面積不到一畝。海拔最高處約1950米,最低處300多米,地勢落差大,發展大規模產業不現實,產業扶貧必須因地制宜。」隆林各族自治縣縣長楊科說。

1953年,隆林實行民族區域自治,苗、彝、仡佬、壯、漢等各民族同胞攜手奮進,近七十載歲月中,與貧困不懈鬥爭。2018年,隆林各族自治縣財政收入比1953年增長2.9萬倍。楊光華感嘆:「現在的變化可以說是翻天覆地!」

「如果只發錢,不能保證合理使用,現在讓貧困戶代養,公司統一種苗、防疫、保險、技術指導,保價回收,相當於開通了一班不會晚點的增收『專列』!」廣西紅谷農業投資集團總經理李隆雷說。

2016年以來,隆林共計投入約17億元,實施928條通屯路硬化,705處安全飲水工程以及農村電網改造、寬帶網絡建設等項目,群眾生產生活條件不斷改善。

羅斌家2015年被識別為貧困戶。如今,他回隆林后在鄉里工作,有了穩定的收入,全家2016年底順利脫貧。「以前吃飯都困難,現在已經買了車,蓋起了小樓。」

「教育是脫貧的根本。今天不讀書,明天沒發展。思想觀念跟不上,很可能會返貧。」羅文新曾在龍嚇屯教學點當過老師,深知教育的重要性,經常支持和鼓勵正在求學的子侄們。

如果說發展產業是為貧困戶「造血」,那麼促進就業就讓貧困戶進一步增強了「造血」功能。隆林出台就業扶貧、技能培訓等政策措施,促進貧困勞動力就業。全縣貧困勞動力7.4596萬人,已實現就業2.7959萬人。

「山上的房子急需改造,但路不通,建材都拉不上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辦公廳派駐大慶村的扶貧第一書記楊煩煩回憶道。根據政策規定,20戶人口以上的自然屯,政府可出資修路,這17戶人家該怎麼辦?

脫貧摘帽的目標也日益接近。百色市政協副主席、隆林各族自治縣縣委書記張啟勝說,作為廣西4個極度貧困縣之一,隆林已累計減貧52279人,62個貧困村脫貧,貧困發生率從23.57%下降至8.56%。

「去年全村10戶貧困戶申請,今年貧困戶加退出戶有25戶申請。」管肖村第一書記鍾華值說,去年,市場上肉價6元多一斤,但公司還是按保底價8元一斤來收購,讓大家得到實惠。

扶智又扶志,不讓貧困傳下去車子在蜿蜒盤旋的山路上緩緩下坡,幾個轉彎后駛入一處山坳間,遠處十幾棟小樓依山而建。在隆林很出名的德峨鎮水井村龍嚇屯到了。

「我們鼓勵扶持貧困群眾結合當地地理氣候、生態環境等實際,選擇適合自身發展的特色產業。」縣扶貧辦主任劉傑說,隆林打造種植業「三張葉子一株蕉」、養殖業「兩黑一黃一青一白」的產業名片,特色主導產業扶貧覆蓋貧困戶19402戶,覆蓋率為89.83%。

「教育扶貧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最根本的途徑。」縣教育局局長楊勝奇說,隆林讓貧困孩子有學上、上得起、上得好。嚴格落實貧困學生享受國家資助政策,應助盡助,還對全縣孤兒和事實孤兒施行資助全覆蓋:大學生每人每年資助5000元,高中生3000元,初中生2000元,小學生1000元。

搞養殖還要申請?原來,2016年起,隆林利用深圳扶貧協助資金作為貧困戶產業扶貧資金,以企業借款方式注入兩個牲畜養殖龍頭企業,企業每年按10%的紅利折算成幼崽,發放給貧困戶養殖,每年覆蓋全縣200戶貧困戶,每戶5頭。貧困戶養殖半年後出欄,每戶收入在1萬元以上。

克長鄉大慶村龍科響屯上寨,住着17戶苗族人家,其中有16戶是貧困戶。寨子在山上,過去山上山下一條林間泥路,運東西只能靠肩挑馬馱。

「隆林脫貧任務艱巨,自治區政協『就業脫貧委員行動』以隆林為試點,首批就提供了2300多個用工崗位。」隆林各族自治縣委常委、副縣長、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辦公廳派駐隆林扶貧工作隊隊長潘乃師說。

李隆雷說:「目前,我們公司的養殖業覆蓋全縣3360戶貧困戶、近1萬貧困人口。」

因何聞名?「龍嚇屯21戶人家,出了11個大學生!」村支書羅文新就是龍嚇屯人,他自豪地說,現在全屯還有3個高中生、7個初中生、11個小學生在讀,無一輟學。

廣西西北部,地處雲貴高原邊緣,重巒疊嶂,群峰連綿。被譽為「活的少數民族博物館」的隆林各族自治縣,就坐落在群山之間。

做方案、報情況,多方爭取,終於協調到廣西協力基金會的20萬元資金。勘察、設計、開工,山石崢嶸險峭,不能爆破,就用人力挖,村幹部帶頭,鄉親們投工投勞,劈山運石……去年10月,一條800米長的砂石路修通。

貧困落後的癥結,主要在路!

極其惡劣的自然條件,相伴而生的便是極度的貧困。「很多事情我都記不清了,但卻忘不了小時候生活的艱苦:一年中,老百姓有半年時間吃不到主糧,只能吃雜糧甚至吃野菜充饑。」今年78歲的苗族老人楊光華說。

沿這條路上山,第一眼見到的是整齊的房屋。今年52歲的楊阿冊正在打掃房子,路修好后,她家順利完成危房改造,丈夫、兒子外出務工,她在家養牛、種玉米,全家去年脫貧。

今日关键词:黄晓明中年王子病